不知鸟

就放着了。爱看看不看滚。退坑不回。
某些人也别挂我了,好好整你自己的。

这个号废了,要取关的赶快取关。

【局路】《假如》

这下存稿就发完了,有缘下个坑再见XXD

“宿醉使人生病,生病使人生病。”——鲁迅
总而言之就是接着路人病好之后,局长又病倒了。
粉发男子乖乖的被路人摁在床上,一边抱怨着不能玩吃鸡,一边气哄哄的喝着路人给他煮的稀饭。
“啊!烫!”舌头被烫麻的感觉真不舒服。
“都怪你!就是你把感冒传染给我的!我当时就不应该管你!哼。”
说完这句话随即就被弹脑门对待。
“喝你的稀饭。”路人起身走向厨房,“我再去做点什么,你给我好好喝完啊!”
局长平时就是个标准的死宅,萌二。不会做饭,也不怎么会照顾人。
相比之下路人在这个社会上独自打拼这么长时间,又会做饭,又会照顾人,可以说是很人妻了。
闲不住的局长在路人家四处张望,似乎丝毫不在意什么所谓的隐私问题。
于是就发现了一个半开的抽屉,里面的笔记本。
好奇心作恶,毕竟局长还是在意着路人到底有没有女朋友这个问题。
——
2017年10月3日
今天回家的时候碰到一个老太太摔倒了,结果谁都没去扶,现在果然还是诈骗的太多了,显得人们的善心都荡然无存。
——
“哇,这家伙平时写这么社会的东西么。。。”
局长往后又翻了几页。“嗯?这页没写日期?”
——
果然还是。。喜欢吧。。,总不能骗自己,不过什么时候能说出来也不知道呢,也许会藏在心里一辈子吧。等着不就好了么。
——
“woc!果然路人这家伙!居然。。”
“你干嘛!”
路人一个箭步冲过来要抢局长手上的日记本。
“你知不知道这是侵犯别人隐私!痒局长!”
站在局长面前的路人半生气半脸红着。
也不知道为什么生气的局长对着路人吼,“不就是喜欢个人吗?还不让人知道了!”
话一说完对面的人脸更红了。“不就是喜欢你怎么了!!!”啊,这时候路人才发现把自己藏了不知道多久的秘密就这么说出去了。
“你你你给我出去!”于是局长就懵逼的被路人连人带衣服的扔出了卧室。
局长:?????????
把局长扔出去良久,路人才意识到内货还发着烧。
本来打算开一个门缝偷看一下没想到局长就直直的站在卧室门口。
这种情形下就只能故作镇定了,“局长你快进来躺着吧。。。刚刚说的话都忘了都忘了。。”
“路人,和我交往吧。”
路人在局长开口之后就大脑一片空白,失去了思考能力。本来自以为藏的很好的事情被一下子揭露出来,任谁都有一丝恼怒和羞耻,路人更是如此,还好他很快调整回来,把眼睛别过去不让自己对上那双异色瞳。
唯一值得惊喜的是,对方也对自己抱有同样的感情——不对,路人在心里否决自己,这傻逼说不定是临时起意,过两天想改悔又碍于面子不好说,自个儿还得拧巴着,还不如从一开始就不存在。
说到底,他虽然喜欢,但从来没考虑过更为久远的事情。唉,果然当时还应该绷住别说出来啊。
路人主意已定,重新把眼神移过来:“我开了个头你就往下继续演啊?”
他脸上又挂上了带点无奈的微笑,“戏台还没搭好你竟已戏瘾大发……”他神态自若地推开身上的人坐了起来。
“啊……”局长呆了一下,又被路人抢了话头:“之前跟你提的单位里的那个小姑娘。”局长刚想说你哪里提过什么小姑娘,就看到路人一把把本子抢走,脸上带着点气恼的红晕:“给我点面子好吧?!”
局长这才发觉自己搞错了,匆匆扯了两句也没脸再待下去,连忙往自己家赶。
傻逼,真的是太傻逼了。
局长在电脑前咬着酸奶的吸管,无数次想掐死之前的自己。且不论他还没有完全确定路人是不是喜欢他,就那种浮夸的表白就足以吓跑人了。他知道路人很可能没有说实话,之前那句才是他的心声,只是路人既然选择在双方感情都明朗的时候选择逃避,一定有他的道理。做惯了萌二了,这种感情纠葛也很难办啊……局长蹂躏了一把自己的头发,还是在心里暗骂了自己一声傻逼。

【局路】《假如》

上篇往前翻XXD
3.
A路人严重怀疑自己被局长针对了:明明在车上还安静的靠在自己身上的人怎么回到家就开始。。。emmmmmmmm怎么形容呢,哼哼唧唧的。
路人一时挣扎不开,只好用一只手捂住不断索吻的人的嘴,另一只手努力推开抱住自己脖子的男人。
肢体接触中,两个人的呼吸都变得急促,带着酒味的喘息交织在一起。好在醉酒的人没有全力抵抗,哼哼几声表示不满之后就就近趴在了沙发上。
相对清醒的路人把两人满是酒气的衣服扒下来随手扔到洗衣机中,拿出备用的被子给局长盖上,自己简单的冲了个澡。
水雾弥漫间,路人纠结了一下,还是从洗漱台旁边的柜子中拿出了一套洗漱用品放在显眼的位置上。
躺在床上的路人玩着被子上的线头,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刚刚的摔♂跤(并没有),那个贱狗被捂住嘴还不老实,竟然湿漉漉的舔上了自己的手心,两人相识已久,勾肩搭背的肢体接触不是没有,只是这次,无疑是两个人肢体接触的最暧昧的一次。
酒醉的痒局长眼中一片迷蒙甚至还带上了水气,emmmmmmmmm还挺好看的=w=,用力的拍了拍有点开始发烧的脸颊,路人顺利进入支线任务:数绵羊并进入梦乡。。。。。。。半夜酒醒的某局熟练的来到卫生间洗漱,捡起被自己踢到一边的被子挤在阿路人旁边:这贱狗,竟然自己睡床。
    “算了算了,这个贱狗……”局长嘴里轻轻嘟囔了几句,虽然嘴上嫌弃着,但是自己的心却跳的异常的快。局长熟练的关掉了床头的灯,轻轻把手缩了回去。
    “诶,我说局长啊……我……”
    “嗯?”局长翻了个身,面朝着路人
     路人又转了个身,埋头呼呼大睡了起来。
     这家伙居然说梦话……他到底在梦些什么呢……

第二天早上
    当局长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了。他下意识的看了看路人,显然,他还没醒。等等,好冷啊,被子呢?局长坐起身子,才发现了安安静静躺在地上的被子,也不知道是被谁半夜踢下去的。
   "啊……啊啾……"局长感觉鼻子里痒痒的。
   “……”路人缓缓睁开了眼睛,伸了个懒腰,“局长,你醒啦……几点了……”
   “十二点了……”
   “那么晚了卧槽……等等……我头好晕……”
   局长把手搭在路人的额头上。“烫!路人你现在还好吧,要不要去医院啊!”
   “算了吧,医院人太多了”路人说道,“或许我太累了,让我休息一下就好……你走吧,别传染了。”
    "你昨晚还没盖被子…呐,不知道被谁踢下去的…"局长下床捡起了被子,盖在了路人身上,“好好休息,我找找家里有什么药。”
“局长……局长……”
被喊的人还在翻箱倒柜,听到这话倒是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走过去:“怎么?”
“想喝水……”路人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发烧很难受,难受到根本睡不着,他躺在床上一只手摆弄着手机使唤着人。
局长给他倒了杯水:“喏……等等你怎么还在玩手机?病号乖乖睡觉好吧。”
他放下水杯就作势来抢,网瘾少年A路人负隅顽抗,最后还是被剥夺了现代人的灵魂乖乖躺在被子里。
局长突然想起之前跟路人扳手腕没赢过他的事,果然一生病纵使他a路人也得乖乖♂站好,就很开心,自觉他痒局长天下第一。
反正暂时也睡不着,路人把头蒙在被子里跟局长有一句没一句地聊天,声音闷闷的,迷迷糊糊也不知道自己除了是是是好好好以外还说了点什么。
“路人你现在好像病弱受哦。”局长翻遍家里没有药,要去买的时候路人赶忙阻止了说别别别这点病睡睡就好。病弱受你妈,路人翻了个白眼:“病好后干死你就知道是不是了。”
他这句话带了点凶狠的意味,局长眨了下眼睛迟疑了一下,决定换个话题,清清嗓子决定再说话的时候却发现路人已经睡着了。“我靠……”局长小声说了一句,这时候宿醉带来的头痛不适才一股脑涌上来,他坐在床边玩了下手机也撑不住,索性伏在床边睡着了。

【退坑说明】

退坑局路了,把存稿发完就不会再产粮了。
有幸我们下个坑再见。

【局路】《假如》

*上篇往前翻
*作者意识到再继续沉迷自己的坑就要拖稿了我滴妈。

这⼀晚,局⻓被复杂的情绪缠绕着,翻来覆去,翻来覆去……⽆论他再怎样深呼吸,还是不能睡着,不知不觉,太阳光就从窗帘的缝隙中穿过,⼿机的闹铃也响了,该起床了。
简单的洗漱过后,本应到了吃早饭的时候,可局⻓却显得⼀点⻝欲都没有。
“算了算了,出⻔吧”局⻓对⾃⼰说。
今天本应该是个欢快的⽇⼦,但局⻓的脸上带着浓浓的困意,他的内⼼百感交集,虽然是个⼤晴天,可是局⻓⼼⾥却阴沉沉的。
他告诉⾃⼰要开⼼点,让⼤家放⼼,可⼀想到昨天的梦,⼀想到路⼈,他就对⾃⼰感到⽆⼒,“痒局⻓,你醒醒,你应该祝福他不是吗!他可是你最好的兄弟!不要总是沉静在⾃⼰的梦⾥!Are you SB?”某种声⾳从局⻓脑海中传来,似乎是警醒他,似乎⼜是变向地安慰他。
⼜到了⻅⾯的地点了,局⻓远远就看⻅⼀个⻄装笔挺的⻩发男⼦站在餐厅⻔⼝前,身边还停了辆⿊⾊的宝⻢⻋。
“哟,局⻓!”那个男⼈喊道。没错,那个⼈就是吃素的狮⼦。
“林⽼板,看不出啊!好些时候不⻅了,你居然有专⻋了?”局⻓有点惊讶。
“是……是啊……嘿嘿嘿”狮⼦挠了挠头。
这时⻋窗被缓缓摇下,只⻅⾥⾯⼀位陌⽣⼥⼦对前⾯的⼈说,:“我们⾛!”⽓氛显然有些尴尬。
“诶?路⼈呢?”狮⼦试着转变话题,“我跟你讲,我真受不了他!前⼏天我和他说关于今天吃饭的事情,他……”
“草拟粑粑!”忽然⼀个熟悉的声⾳打断了狮⼦的话。
“⽩⿏不来,这样我们⼈就⻬了,进去坐吧。”局⻓开⼝道。
“哟呵,狮⼦穿的那么正式,还以为是哪个中介呢!”路⼈调侃道,“还有局⻓,你这脸⾊那么差的,你个撒⽐⼀看就知道昨天肯定⼜熬夜打游戏,哎!你这样会找不到妹⼦的我跟你讲!”
“你很关⼼局⻓嘛~”
“cnbb!才没有,我怎么可能关⼼他!他就算掉进河⾥我也不会去救他的!”
酒桌上的空气总是温暖又令人晕晕乎乎,连本来要说什么话都会忘掉。
聊了半天,路人坐得离他近了点,眼睛总冲着他笑,局长觉得有哪里不对,但又说不上来。
“吃鸡?垃圾游戏!”他义愤填膺地发表着感慨,路人捧场说是是是,他心里暗自有点得意,转眼就什么失落都暂时性地消失了。
“喝酒喝酒,干杯!”狮子说,其他人都应和说干杯干杯,玻璃杯的碰撞声格外清脆,路人笑着喝了一大口,顺便准备拍照发微博,局长突然想起来什么,把原来放在桌上靠的很近的他的手机拿走了。
“干什么?”路人问他。局长简单解释了一句怕被认出来,脑子里又想起那次因为手机暴露了和路人出来吃饭的事,路人应该也是想到了,总之两个人心照不宣地笑了一下。
“哎,问你们一个问题,你们有谈恋爱的打算吗——卧槽你们莫名其妙笑什么??!”局长脸上的表情变成了那种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心想再不说话这个贱狗肯定会找白鼠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他跟路人传播给能量虐待小动物,还是赶紧用八卦打发他一下的好,但他自己张口也没什么好说的。
我靠,总不能说我喜欢牛眼睛吧。局长想,于是自然而然地将目光投向路人。“来嘛。”狮子也目光闪闪地看着他们,“兄弟之间还有什么东西不能说的!”
路人放下杯子就看见狮子死死的盯着他和局长。
“干嘛啊干嘛啊,又想知道点什么???”
狮子无奈的往后靠了靠,叹了一口气,“女朋友啊女朋友,路人你最近我看你不是投了个什么稿子么,怕不是。。”
橙发男子一副‘嗯???’的表情。“
还不让我打广告了不成?”局长中不溜的差了一句老妈子一般的话,“路人你也该找女朋友了。。”
“你个痒撒比不也没找么?干嘛说我。”包间里一阵沉默。仿佛认识到自己错误的狮子委屈的眼神又投向了局长和路人。“吃饭吃饭吃饭!哎呀。。。”
‘现在你想为你的男朋友戴上戒指然后去B站秀一波么’
梦里的话时不时的围绕的局长耳边,苍蝇一样,烦。
说着说着又喝了一口红酒。
“局长你个家伙别喝太多,到时候不好收拾。。。”
路人意识到自己说这话已经晚了,局长已经开始晕晕乎乎的锤桌子了。对面的林老板看傻逼一样的看着局长,毕竟他没见过局长喝醉的样子。
“你别看了,帮我抬一下这个傻逼,反正你离得远送不了,帮我抬上车可以吧。。”
“怕不是个行李,搬来搬去的。”痒局长这个人喝醉了倒也安稳,除了锤了几下桌子之外就安静了,只不过睡相倒散发出一种青稚的少年气息,看的有趣。
或许晚上12点去市中心的大饭店门口,可以看到两个男子抬着另一个喝醉可爱男孩子的景象。
“狮子你开车回?”路人问道。
“我我我。。嗯嗯。。”那我打个车把这货送回去。
“好好好。。。”
上海最近越来越冷了,夜晚清冽的月亮更是反衬着一种寒气。路人就这么背着局长站在路边冷嗖嗖等了半个小时不容易的等到了一辆老出租。
“去哪儿?小伙子。”
“师傅,去新区。。。哦不,去。。”
“好嘞。你旁边那个小伙子喝醉了?”
“是,哈哈,我还得回家照顾他,怕他吐了,师傅麻烦开稳点。”
车慢慢启动,开远了蹲在角落的黄发男子才慢慢起身。“唉,走回去吧。”

【局路】《假如》

*是接力文,剩下三个作者是 @毓笄  @辣鸡格子QwQ  @老火柴
*可能会有ooc
*两周一更(可能会有掉落)
*二次同人创作请勿上升三次

“啪嗒啪嗒啪嗒。”键盘敲着的声音。
“我这把打完就下了,累。”从下午开始播到晚上,一直打吃鸡,不累就鬼了。
恒恒似乎有点不耐烦:“哦哦哦。”
局长又开始皮,“乌鸦你说你是想吃饭才累的还是累了才想吃饭?”
“哎呀。”乌鸦一副难受的声音出来,“我是累了想吃饭然后又不知道吃什么。”
“那就吃金拱门啊,24小时营业。。。”但似乎乌鸦并没有听局长说话。
局长又说了一遍,不知道是因为怕没听到还是希望融入进大家的聊天里,“金拱门啊,24小时。。”乌鸦他们依旧在说自己的话。
唉,没人听算了。。。有点想睡了。
刚好被全灭,“我走了!”恒恒,“再打一局嘛!”
“诶。。不不不,困了困了下了下了。”
又是一个光速下播。直播间里一片狼嚎。活动活动肩膀,仰一仰脖子,看着家里似乎有点昏黄的天花板,再想想每天无所事事玩游戏的自己,每次这个时候都会烦躁。扑到床上把头埋进被子里,安静一会才开始自我安慰,现在过得不也挺好的么。
伸手摸摸自己一头乱糟糟的长头发,“是不是该剪了。”手机突然蹦出的提示音着实是吓了一跳,“妈的现在乌鸦他们还在群里聊个什么劲啊。。。”
——手机显示[狮子]
“周末出来吃个饭不?把路人也叫上,虽然白鼠不在很可惜,不过也好久没见了。”
“林大老板最近有空闲了?还是有赞助商了?”老友调侃常用的语气。
“没。。。就是想,见见了。”
“好好好。”“那我周末再给你打电话,先下了。”
——手机那头放下心的狮子,回了消息。
“你现在还要我帮你约局长啊,这么胆小的?我记得你不是前几天才约他打游戏的吗。”
“草拟粑粑我什么时候胆小了,谁约不都一样真是的,赶快忙你的去吧,我下了。”
狮子心里偷笑,“切,不就是傲娇么。。”
埋在被窝里的局长反而没有了刚才的困倦,无聊的拿起手机逛起了b站。。。。。。逛的眼皮快合上的时候,目光扫到了一个熟悉的头像。。。A路人这个傻逼打了个啥,来来来,我仔细看看。
“太帅也有风险,请大家听我讲述一个疯狂女孩追求我的故事。”
WTF?局长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个单身三十年的贱狗怎么会发这种东西。。。而且,而且。。。为什么我不知道?
不禁又仔细的看了一眼,没错了,就是这个头像,跟我情侣款的头像,就是这个名字,跟我情侣款的名字。。。
“Fuck!”局长感觉刚有所消退的困意卷土重来,头昏沉沉的甚至有些钝痛和一丝丝难过。。。母上大人关于工作,女友,未来的唠叨也开始在头脑中单曲循环。
“也许这次聚会,是某个人炫耀女友呢。”进入梦乡前的某局恨恨的想:“也许,我该准备个给嫂子的见面礼。。。毕竟,我可是他最好的朋友。”
。。。。。。
酒足饭饱后,A路人和痒局长心照不宣的走在最后。
“所以,这是你给。。。我女朋友的?”A路人眼底带上深深地笑意。
“怎么了嘛,你有女朋友也不告诉我。。。女孩子不就喜欢这些闪亮亮的东西嘛。”
“欧?你很懂女孩子的喜好嘛。”A路人接过紧张局手中包装精美的礼品盒,从中拆出一对银亮亮的小戒指。
“就,就稍微百度了一下。”紧张局紧张的摸了摸鼻子,视线躲过A路人那张瘦下来的帅脸。
“其实,如果可以,我比较想让你当我女。。。额,男朋友。”
紧张局感觉右手中指微凉,那枚自己挑选许久的小戒指被戴在了名花有主的位置,“现在,你想为你的男朋友戴上戒指然后一起去b站秀一波嘛。”
“秀就秀!SB 路⼈我怕你啊!”

……
“淦!”局⻓翻了个身,⼀屁股坐在了地上,“…是梦啊…”当局⻓习惯性的拿起⼿机看了看时间,他才意识到,现在才凌晨两点,他⼜爬上了床,深呼吸⼀下后,闭上了双眼。
哦,如果是真的,该会多好……局⻓轻轻嘀咕了⼀句。

[局路局]《信》

上次忘了写了补上
*现实世界向
*会有ooc
*有刀有糖(糖是会有的)
*仅为二次同人请勿上升三次
*瞎写文笔也不好,随便看吧

六月飞雪感觉,明明大夏天穿短袖来着。
“别说对不起啊,有什么好说对不起的。”明明这句话还是你对我说的。现在可还算风水轮流转。
盘腿坐在家里的床上,望着窗外 ,黄昏的夕阳格外泛红,像那人的眼瞳。
说来也是,他和路人也算缘分不浅,来来去去做朋友了这么多年,却还是相知甚少。
在他痒局长的印象里路人并不怎么说自己的事情,一般都是路人一本正经的听着自己发牢骚,然后偶尔调侃几句,笑一笑。
每次说到他自己的事情的时候总会被他拐到其他话题上,自然局长也没办法在问下去。
所以路人一直占上风,至少在说话的时候。
打了的字一边又一遍的删去,最后也只能挤出寥寥几字。
“路人,见一面么。”
滴滴,路人回信。
“有缘再见。”
这人是精神状态不稳定还是脑子被电梯门夹了,搞得跟生死离别似的。
“唉。”转身把手机往床上一扔,再啪唧往床上一躺,这人心冰冷唯有这被子还有点温度。虽说局长心里这么调侃着
但还是有点数的,毕竟明显的连他这个宇宙无敌直男都能意识到了。
说起他退圈的原因,因为找了女朋友。
天天说着自己宅不可能有女孩子喜欢的痒局长有了女朋友。嘛,这还算小事,主要是被局长父母知道了。
自从父母知道这件事之后就开始家长的一贯作风,催婚。
毕竟局长也不小了,将近三分之一个身子都快埋土里了,虽然他自己不这么觉得
最开始是女生先追的局长,虽然到现在还不知道她到底是不是自己粉丝但还是自然的日久生情,慢慢的喜欢上了。
痒局长也觉得和这个女生结婚的话也没什么问题。
还有就是主播这个身份,可以说是行业里极其不稳定的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丢饭碗。所以在父母给他说已经给自己找到了一分合适的工作薪水也不低的时候,经过一番考虑,局长还是答应了。
思绪转转又回到那个闹事的身上,那个说朋友但关系又暧昧不清的人身上。
想到这点局长突然对他一直以来和路人称兄道弟当好朋友的行为感到尴尬。
毕竟那个傻货给他告白以后被他拒绝了。

[局路局]《信》

你是否曾想过
梦见过
这十年
惊起一场
岁月尘花

入夏。
今天是痒局长退圈的第三天。
说起来也是奇怪,取代了那么多大主播,成为斗鱼一哥的痒局长正在风头上的时候居然退圈不干了。
微博上被炒的倒是热闹,众说纷纭。
“这是打算退休吗?”
“难道是干回老本行?做鬼畜去?”
阴阳不分的时候黑子就跑出来搞事,惯例。
旧账重提,谴责他换平台,各种各样什么都有,反驳势力也是一波接着一波,该撕的撕,该吵的吵。
2点36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出现了。
逃避消息的痒局长都被朋友的轰炸烦的起来看了眼微博,不耐烦的打开手机,点开微博,看着999+艾特头都要炸了。
“局长他有自己的生活,有自己的想法,没必要去干涉他。”
A路人发博。
“卧***,***,**”惊的局长直接素质三连。
事情内情在up里面局长除了A路人这个死缠烂打那他没办法才告诉他之外,其他人没有说过一句话。
虽然有些熟人隐隐约约猜到些什么,但也是闭口不谈,做一个不染世事的人旁观。
但没想到A路人这个傻逼居然跑出来了?还是一副明显自己知情的样子。
痒局长恨不得现在就跑到他家去打他一顿草拟粑粑,贱狗。
在痒局长的印象里路人还是很稳重的,至少可以控制住自己,不乱来。死缠烂打问他为什么的时候虽然意识到一点不对劲但局长还是没管,因为他相信A路人不会干傻逼的事。
这下可嗨了。
于是局长沉住气,发了个短信给路人。
“解释一下。”
一秒回信,“不。”
一个字的否定。
这回痒局长可真是火了,自己已经多少年没发过这么大的火。
上一次这样还是决定开直播做主播的时候,路人拼命劝他,不签约就不要做主播,第二天局长不耐烦的把工作辞了后,路人直接冲到他家来,说是去了路人也不知道干啥,直晃晃的就训了局长一顿,一脸懵逼的粉发男子也开始发火 ,也不知道是互相影响还是什么的,把路人扔出了家门。
真的是,扔出去的,路人现在回忆起来屁股还在隐隐作痛。
扔出去局长就后悔了,一是扔的时候路人顺手牵倒了自己的手办,摔坏了。二是房东来找人了。
局长越想越气,打了滴就往路人家里去。
结果捞的一场空,手机也没带,只能回家。
回来就看到那个傻逼橙毛发来的短信,
“别来找我,我不在家,对不起。”
滴滴,又来一条。
“对不起。”

@白家砂糖老字号 《不再见面》的插图

【局路】回家

*刀子预警
*ooc预警
*文笔不好

今年是2030年,路人走在上海的街道旁,风轻轻的飘过,天还是一片暗暗的灰色。大概因为出来的时候太早,路上太清静。
路人仿佛起了玩心,踏着地上的方砖,一块一块的跳着走。
今天是个很特别的日子呢。
说好了要去你家看看。
流畅的一段动作,拿钥匙,开门,进门。
不慌不忙的开始准备饭菜。
“路人你做饭还没我做的好吃呢。”
“怎么可能你一个老宅男做饭比我好。。。”
“好吃。。。”
“是吧。”
那人一脸欣慰的笑着。
结果就是后来自己一直做饭,内货就没再做过。
狗一样的。
饭做好,端上桌子。
记得自己以前说一个人吃饭真的好,清静。
不用听一个人在你旁边说着这个好吃那个好吃下次还要做什么的。
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呢。
我在洗干净的花瓶里插上玫瑰花,和你头发的颜色一样漂亮,鲜艳的玫红色。
好看。
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呢。
这个家里没有你已经3年了。
当初你是怎么说的,说要我做一个好丈夫,一个好爸爸,不可以再闹性子,要会支撑自己的家庭。
你把我送上红毯,你远远的看着我,只是看着。
你大喊路人你要笑啊,我背对着你,不敢说话。
我听到了,你说要我笑,我笑的直不起腰,我笑的满眼泪水。
你就那么走了,走的那么平静,我都哭不出来。
对不起,我没有当一个合格的丈夫,更没有当一个合格的“朋友”。
身边的人都走了,只有你当初买的那个房子,还在这里。
支撑的柱子就这么被拔了,你说我倒不倒。
可能是我上辈子亏欠太多,只能当一个失败者。
甚至没有勇气,和你一起走。
菜要凉了,快吃吧。
可是没有你,我吃不下。
也许我们就这样了吧,再见无期。
明年我还会来这个房子吧。
嗯,会的。